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

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

低吟白雪逢阳春 送君别去无知音

高台孤矗昂首望 穹凄尽兮宙宇敞

车马纵兮雁飞翔 春复秋往世无常

幽清默兮落暗乡 何年何月蹉跎降

莫问莫观你莫惆怅 山石林木无易样

两年前,诗词大赛上,我们从耻辱之队到所向披靡再到痛失冠军。但是那是我高三最幸福的时刻,我可以逃避那些堆积成山的试卷,可以逃避那昏昏欲睡的课堂,读着自己喜欢的诗,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被钉在耻辱柱上的那天,赛前,老师们信心满满,你们就随便玩玩,第一出线应该不难。然后,我们是出线了,但是是以最后一名的身份。那天我哭得很惨,在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上输了,还是这样的惨烈。

应该答对的,我紧张,犹豫,答错了;加上诗词面实在窄,虽然在校内以第二的名次进入的校队,但是我读的诗大部分是喜爱其风格词句,集中度比较高。那天比赛前,我还非常高兴地喊了两个好朋友来看我比赛。等她们到的时候,比赛已经结束了,她们只看到哭成泪人的我在凳子上心如刀绞。

初战不利。于是指导老师想出了封闭式训练的办法。一个月为期,我们的目标是冠军。那个时候刚考完第一次选考,其实我有自己的私心,我不想囿于昏昏欲睡的课堂了,我想干点自己喜欢的。所以,即使我的父母,我的班主任他们所有人都在反对,我跟他们耗了很久,终于得到了折中的办法,重要的课例如数学课我必须去上,其他的随我自己。

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!自由潇洒似神仙。而一起相处的人,都是一样热爱诗词的人,虽无流觞曲水之盛况,亦存以诗相和,以词相逗。老师也对我非常好,读诗词之余,他也单独给我讲一些提升语文成绩的办法,并且承诺我高三的语文他包了。

第二次出征的时候我们碰到的都是弱队,不费吹灰之力甩了第二名一百分的分差。那时的激动,现在想来也会微微一笑吧。

半决赛,我们碰到了强劲的对手——温岭中学。正如高考成绩上的针锋相对,赛场上我们都对对方虎视眈眈。双方最后平局,于是需要加赛一轮。我们中唯一的男生自告奋勇(但是后来因为这个又成为一件伤心的往事),一分之差险胜。但是赛后温岭中学质疑我们作弊,闹得沸沸扬扬。事情很快被平息,比赛的主持人(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小哥哥)徐志那时候对他们说,没关系,以后你们终会站上更大的舞台。

是啊,多年以后,这时的一时得失又算得了什么。

决赛,其实我们的表现无功无过。妙手丹青、飞花令一样优势,但是答题上面不占优势,诗词常识的功底太浅了。三轮玩下来我们和回浦中学玩成了平局,所以需要加赛。其实后面的发挥就与我无关了。最后没有迎来奇迹,差一点也是差一点。

那个时候最欢乐的时光,虽然结局并非完美,但是已经很开心了。

两年后,本以为和这些绝缘的我遇到了另一个机会——河北省人文知识竞赛。我的心里有一个梦,我告诉自己,圆梦的时候来了。

出线省赛比我想象中容易。本以为自己好些年没触碰这些,会显生疏。但是有些东西印在脑子里,是忘不掉的。我的强项,大抵也就是诗词了吧。

去石家庄的那周刚好碰到大物考试,所以也没办法准备。当时想的是,反正就去玩一玩,我对拿奖其实没什么渴求,也就是想和大家切磋一下而已。

一考完大物我和其他两个男生就踏上了火车,去追赶大部队的步伐。第二天的笔试其实我自己感觉还行。跌跌撞撞我们闯进了半决赛。

当时其实我也像两年前那样期许自己能顺利晋级决赛。多么美丽的梦呀~那天晚上大家都很努力地在准备第二天的表演。emmmm其实我也说不上想台前还是幕后,我的抗压性有点差,所以就怕上台犯怂,最后让学妹上了,我旁白。

半决赛的可惜大概比两年前更难受吧(www 我还清晰地记得前面都是古诗词,我答的很顺手,然后出现了一句诗“梅子留酸软齿牙,芭蕉分绿与窗纱”描写的是哪个季节,我第一反应是“夏季”,写完了以后顺口问了大家一句要不要写“初夏”,然后大家都说不用,我就没有改。最后答案公布就初夏,夏季不得分。我当时真的超级大的失落感,白白葬送了十分。

还有一题是说河北的民间音乐,我们中有一个河北学长,他当时非常没有把握地说了一个“京韵大鼓”,然后本来想写了,另外一个妹子说了个“莲花落”,当时我们觉得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,然后就采用了她的答案。最后答案还是“京韵大鼓”。

表演环节我的电脑开始罢工,然后就白白耽误了五分钟左右。我当时真的很慌,感觉印象分绝对被拉低了。

其他组的题目都很正常,是历史事件之类的。只有我们是“丁是丁卯是卯”,像极了相声主题。我们很无奈,只能把这句话寓于我们的故事中,最后定下的《挥泪斩马谡》。

我们就止步于这里了。一如两年前。Yisin的梦大概是碎了,醒了,心里的花也死了。不知道明年有没有机会,但是再也不能这么肆意地去追逐这样的东西了。

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。

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。

醉月频中圣,迷花不事君。

可是,

欲闻华亭鹤唳,可复得乎

曾经它的结尾是问号。现在大抵是个叹号了。


小仙女